Black Hole

初雪落下之时

  •  纪念本丸获得雪景景趣(其实只是最近有点闲) 

  • 刀剑乱舞   压切长谷部x女审

 

    从便利店店员手里接过热好的包子和咖啡,女生有些不顾形象的接连咬了几口,然后猛灌了几口咖啡。空荡的胃稍稍被食物的热量所安抚,冻得有些僵的身体也不知不觉放松下来。可是,只要回想起今天就职面试的糟糕表现,她就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站在众人面前无措的自己,和毫不留情向她刺来的面试官和其他面试者的眼神,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根本无处可逃。

    像是要摆脱糟糕的回忆,她匆匆向门外走去。无人的小街笼罩在暗沉的夜色下,细腻的柏油路面上细小的石子反射着街灯微小的光芒。这一切都全然无防备的安静的摆在她面前,好像在邀请她踏上来,然后像最近的每一天一样,慢慢走回独居的公寓去。

    熟悉的景物和黯淡的夜色让她感到安心,所以连被压抑的情绪都跃跃欲试的想要冒头。她动了动嘴唇,干涩的嗓音泄愤似的说出软弱的话来:“人生的交叉路口啊…..果然好累~ 我这样,到底行不行啊….” 

    理所当然的,没有回答。站了半晌,也只感到冰冷的触感划过脸颊。

    当然不是她哭了。虽然心情糟糕得恐怕只有肆无忌惮的发泄一番才能感觉好一点,但说什么也不会就这样当街流起泪来。又不是漫画里的柔弱少女。

    她抬起手摸了摸脸,冰凉觉渐渐消失,转换成潮湿的触感。然后她抬起头,才发现今年的第一场雪,就这么寂静无声的落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自我吐槽留下的暗示,此刻某个浪漫主义的想法居然充斥了她的心头。

    ——也许向珍贵的初雪许愿,就会有怎样的奇迹发生呢?

    这种不符合自己性格的莫名其妙的想法和被打击就变得神叨叨起来的自我嘲笑,在心底里激烈的碰撞起来,她居然觉得心跳加速。然后她抬起头,向街对面看去——

                                                                                                                  

    顺着她的目光,站在那里的,果然是近侍的长谷部君。出征回来,他似乎是受了伤,脸颊上一道浅浅的口子还在渗着血,总是一丝不苟整理好的衣襟也有些脏乱。

   然而即使受了伤,他也不由被本丸里不同于平时的景色所吸引,有些愣愣的停住了脚步。

   取代了平时一片郁郁葱葱的,是冰凉而柔软的莹白。它们那样旋转着,不受抑制地飘落下来,让长谷部伸出手来,却往往接了个空。然后它们依附在常青墨绿的叶片上,在朱红色的桥栏上,还有透明的围困着锦鲤的冰面上,再也分辨不出每一片来,却也着实地积累壮大了起来。

   看着难得这样愣神得近侍,审神者的心情蓦然好了起来。她跳下木质的外廊,然后在歌仙“真是不优雅”的抱怨声中,轻快的走向了那个身影。

  “主上,这是….?”仿佛惊觉自己的失态一般,近侍收敛好表情,转过头问道。

  “是冬景哦。狐之助说,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改变本丸的环境,是我渐渐习惯自己力量的证明。而且,不管怎么说,很美吧。”

  “冬景….啊….”

   以前,就算在飘着雪,恐怕也很快就会被践踏、被染上血液污浊的色彩吧。而后离开战场,背井离乡,被深藏起来,就再没有机会见到外面的景观了。虽然是久违的雪,但这样宁静美丽的景色却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然而他听起来有些淡漠的声音,却一瞬间让雀跃着的审神者有些心虚起来。明明本丸因为自己能力不足,各方面仍然十分拮据,好不容易自己力量有了提升,却捣鼓起雪景这种没用的东西来。想想这位对人对己都严格要求的近侍的性格,这绝对不是会让他高兴的事情吧。

   掩饰好多余的心情,女孩也重新严肃起来:“长谷部君受伤了吧….得快点去手入才行,队里其他人?”

   越过近侍的身形向他身后看去,兼桑已经忙着要去换衣服,堀川跟在他身后殷勤地说要帮他准备洗澡水。小夜和秋田也已经奔向庭院,和今剑玩起雪来,然后陆奥守身边的药研,脸色有些苍白。

  “敌人的讨伐很成功,还发现了资源。除了我和药研受了点伤,大家都平安无事。”长谷部正色说道。 

  “得快点安排手入才行….那个….之前乱酱的疗养还没结束,所以伤势严重一点的药研君优先去手入。长谷部君可能要等一会儿了…..然后…..资源也….可能要等远征部队回来才行…..”

   本丸的现状,果然越说越让人心情沉重。就连辛苦为自己和大家付出最多的近侍长谷部君,也经常要让他带伤等待,有好几次,就这么带着伤直接睡过去。自己当初,并不是想要看见他辛苦操劳,才把长谷部君任命为近侍的吧?

   “对不起….”就因为知道再多的解释也没有用,才只能重复一句对不起。选择当上审神者的时候,光忙着期待着一段多彩的经历了,却丝毫没考量过自己的能力和肩上将要担起的责任。这句对不起,恐怕对每一把本丸的刀剑都说一遍才行吧。

  “主上并不用道歉。”近侍浅青紫色的眼睛坦诚的望过来,“我们作为主上的刀剑,自将为主上效力,只要一息尚存,都将为主上奋斗到最后一刻。”

   又是这句。恪尽职守,礼节有加。但是听了,却莫名让人心情烦闷起来。

   “不对,不是这样的。”女孩难得的强硬地打断了近侍的话语,“也许这么说也对,站在你的角度上。但是作为我,一个审神者,我既然召唤你们出来,命令你们赌上生命上阵杀敌,我就必须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承受相应的职责。那就是,给你们更好的环境生活,在你们受伤的时候给予治疗,保证你们健健康康的……还有就是……..”

   能够在你们失落的时候,鼓励你们,支撑你们前进…..就好了。

   难为情的话语被暗自吞下去,然后她重新提起底气,放弃了掩饰似的小声嚷嚷起来:“所以,我没能做到让你们衣食无忧,健健康康的,是我的失职。所以我对不起你们。这是我欠你们的,知道吗?”

   对面的近侍似乎是头一次听到这套说法,此时没了平时利落的回应。他只是睁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他的主上。

   虽然知道她一直怀着不必要的愧疚,但这却是第一次她主动坦白自己的想法。只是长谷部没想到,她的想法居然是这么的特别,和每一个他所知道的“主上”该有的想法,都不一样。像是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这一番说辞,又像是被这一记直球,和它背后深切的关心所击中,他只是无意识的伸出手,理了理胸前的圣带,然后像往常一样回应道:

“……知道了…..既然是主命…..”

   然后他看见对面的女孩在他的目光里红着一张脸低下了头。“真的….对不起。”

   这一刻长谷部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奇妙的感情浮现出来。又想笑,又觉得笑出来不太礼貌。还有一丝酸涩,在看见面前这女孩每一次努力,却没见到想要的成果的时候。在看见她,明明给了自己珍贵的经历和新奇的体验,却总是在一脸愧疚地道歉的时候。

   总之,很温暖,温暖得想要把手放到她头上,轻轻揉一揉,或者把她拥进怀里,拍拍她的背,让她振作起来。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当然,他还没有大胆到把脑内的想法直接付诸行动。他只是笑着牵起了审神者的手,把她带进背风的回廊。

   “主上真的不必道歉。难得的机会,在等待资源的时间里,就让我陪主上欣赏一下雪景吧。”

   近侍难得温柔的声音回响在耳边,手心里也还残留着被握住的温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女孩觉得自己和长谷部的距离,稍微近了一些。那被隔阂在名为礼节和主从关系两侧的距离感,那被自卑和愧疚心止住的脚步和话语,总是让她陷入黯沉的心情里。但现在,她终于感到一丝安心。名为压切长谷部的青年,安稳的坐在她身边,明明性格认真,却接受了她没用的一面,然后笑着对她说没关系。这种安心感让她觉得脑袋和眼睛都有点微微胀痛。

   “长谷部君觉得,这雪景,如何呢?”目光漫无目的地扫过院子里开心玩着雪的短刀们,没话找话的女孩直愣愣的问道。

    然后她听见轻笑声荡漾开来,好听的声音却让她没法转过视线来。

   “真是….很久没见过雪了。”青年有些感慨的声音传来:“作为战场上杀敌的利器,本就没有什么闲情雅致赏雪,更何况,主人也知道的,我被收藏了很久,根本没有机会见到外面的景色。所以,现在居然能这样闲散地坐下来赏雪,真是难得的体验。”

   “是吗….那就好。”并不是没用的东西,那就好。卸下心中的担忧,审神者终于抬起头,望向身边的近侍,看他专注地盯着雪花飘落的庭院。然后出其不意的,她听见——

   “总觉得,这么大朵的雪花,好像白色的金平糖一样啊….”

   “噗…..”女孩终于还是没能沉住气,破功的笑出声来,恐怕被歌仙看见了,又要被嫌弃。

   “….金平糖…吗….好比喻….”连忙用手捂住嘴,弥补已经破碎的文雅。想起自己的近侍珍惜的吃着金平糖的样子,她觉得现在的心情难得的畅快:“长谷部君,我现在就跟你许诺,等我们发展成了大本丸,我一定去万物给你买很多很多限量版金平糖。”

    然后对面漂亮的浅青紫色的双眼也含着笑意回望过来:“「大本丸」….吗….” 

  「            」

                              

  大朵的雪花依然在不断的落下,她往路对面看去,果然除了空荡的街角,什么都没有。只有在路灯的光线下,被印得更加清晰的雪花的形状。大朵的,绒绒的,染上了灯光色彩的暖橘色。

  “好像…..金平糖一样呢。”

   像是被自己这个傻比喻惊住了似的,女孩撇了撇嘴,提了提肩上背包的带子。资料,简历和杂物,弄得背包沉甸甸的,肩膀也止不住的感到酸涩。

   明天还有几场招聘会要跑呢?还有几次面试要熬过去呢?这些问题她现在都不想考虑。

   奇迹什么的,怎么可能有。

   真是的,现在,只要有个人对我说上一句就好了。那我就一定能继续努力。

 「是你的话,没问题的。」

  “是你的话,绝对没问题的。我就等着主上兑现承诺了。”在似曾相识的雪中,最喜欢的,作为近侍的青年坐在身边,微笑着回应。想要努力地、努力地把他带着伤痕的脸和难得温柔的话语深深的记在心里,然后每一次想起,都会燃起动力。

    就算知道作为审神者的使命结束之后,相遇得记忆和连这份难以名状的心情都会被抹去。

    夜色下的小路上,女孩疲惫地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人生的路可能很长也很辛苦,但其实,在初雪降下之时,期盼的奇迹已经发生。

   有点想吃金平糖了啊。她想。

 

——Fin——

 

如果有人能看到这里,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这辈子第一篇乙女,献给长谷部。(强忍着羞耻之心)

此沼深不可测,但我愿意溺死在里面。

顺便,本文最初的主旨是:奇迹已经发生。只是你已经忘了。(被揍死

求沼民伙伴来跟孤独的我一起玩….真心的。

 

评论
热度(10)
  1. 千昼夜Black Hole 转载了此文字
    被这篇乙女文吓了一跳!我的基友居然主动地写了一篇文!长谷部沼民赶快去找她玩吧!!!

一个收纳自己很偶尔很偶尔才会写的文的黑洞。

© Black Hole | Powered by LOFTER